善万物之得时——流动的感动

21 June 2020 | duanyll | Tags: 周记

我们常常发现自己置身于令人感动的时空瞬间之中,不是吗?

image1.jpg

除夕夜的风雨交加与雷鸣电闪没有吹散对新年烟花的期盼,还带来了大年初一的惊喜——我发现我进入了梦境中的雪国。水的晶体凝结成的雪花,纷纷扬扬地摇下,微不足道地沾在桌沿边,衣角上;然而一夜的积累也能使茉莉花枝弯下腰来。雪反映了天光的洁白,将光亮折射到各个角落,雪下的世界,是那般的五彩缤纷。一叶之深的雪下,绿草更显青葱,红砖脱去了浮尘,青松闪烁着墨绿的光泽,灯笼点亮了通红的惊喜。早些时候,浓厚的云压制着天空的激动;我不知不觉地漫步到了小镇上,转身欲返回,又看见天空也在注视着我。它慵懒地睁开了一个眼角,原来形迹匆匆的雪云之上是平静的通透的湛蓝。

这个时刻是最令我感动的——一切都在流动。雪后的云层依然受到高原大风的驱赶,它们翻滚着,漂流着,将身形投射在黑白相间的山坡上,斑驳的白色和云影的暗灰交错地流动着。大红色的屋顶上,剔透的雪水从一滴汇成一股,来去无踪地顺着墙角滑下,咋一看消失在了青灰的地砖上,实则是太轻了,太透了,成片的雪水就这么靠着路沿从脚边溜走了。附近的商家姗姗来迟,三五个店员才推开门前的覆雪,却没料到屋顶上一整片雪又滑了下来,无声地碎在了地上,溅开来满地都是欢声笑语。山下的湖面上,雾气同天顶的云一起滚动着向山坡上的小镇冲来,又在天边的那一道光下消失了。

image2.jpg

雪融化并没有那么快,事实上那天我堆的雪人直到大年初四才消失;下午再去小镇,晴空下红屋顶上的白雪也是那么闪耀着垂涎欲滴——然而那令我感动的流动,却几乎只存在于我在镇上驻足的短短几分钟。既然是流动的风景,就不要指望能永久定格。

虽然无望重逢那山上湖边之雪,又何必执着于广袤时空中一个小小巧合的瞬间呢?还记得19年春日的一天,成都的西北方向浓墨重彩地绘制着一片纯正的、紫透着红的火烧云?还有那天晚自习课件教室里的各位拉开窗帘的惊喜?最近的,又是上个月的一个周五,大雨后的傍晚,我惊叹于西边日光在层次分明的云中玩出的光影魔术,不用偏光镜也能观测到的透明的、清晰的厂房和公路,还有若隐若现的西岭雪山。然而向东看向市区方向,还有一弯霓虹的欣喜和心旷神怡。

我常用“可遇而不可求”来感叹这般天象,又发觉处处都是这令人感动的瞬间。